相关文章

中山首个合资游乐园长江乐园

来源网址:http://www.zsjaxf.com/

1983年7月15日,中山与日本、香港合资兴建的长江乐园正式开门迎客,是国内最早建成具有现代化游乐设施的大型娱乐场所,是全国第一家中外合资大型游乐园。游乐场位于长江水库大坝下面,占地面积4万平方米,各种游乐设施星罗棋布,如翻滚飞车、太空飞碟、激光射击、碰碰车、宇宙漫游、激流探险、风驰电掣、龙跃云霄、弹跳猩猩、电子游戏、皆大欢喜等等,新奇趣怪。在当时而言,这些游乐设备可谓是让人大开眼界,尤其是翻滚飞车最具代表,当时除日本外,只有美国和西德才有,不少游戏机产品甚至港澳地区还没有,不但吸引了来自内地的游客,连港澳的客人也蜂涌而至。

上世纪80年代初,往来于港澳和内地的香港商人和日本的一家出租车老板看中了中山这块投资热土,两人联手意欲将在日本炙手可热的游乐园“复制”到中山来,他们选中了风景如画的长江水库一带,与当时的长江旅游发展总公司一起合作开发,由长江旅游发展公司方提供土地,他们提供游乐设备。“那些都是从日本进口过来的二手游乐设备,一看就知道使用过,但保存得比较好”,时任长江旅游发展总公司经理、现已年过七旬的老人吕飞雄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游乐设备,包括碰碰车、翻滚飞车、激流探险、旋转飞碟、空中单车等,不单是游客没见过,就连他们也从来没见过,感到十分新奇,这也坚定了他们乐园会一炮走红的信心。

吸引国内外政要考察

果不其然,1983年占地50亩的长江乐园开业了,这个全新的游乐场所受到了珠三角、港澳地区乃至全国游客的热捧。全国各地的旅游包车一辆接着一辆,玩激流探险、翻滚飞车等热门项目,至少要排两个小时队。

2010年,家住五桂山的罗胜伟去上海世博会,排了近3个钟头的队才进入中国馆,这让他想起20多年去长江乐园游玩的经历,“无论是陪孩子去香港迪士尼、海洋公园,都没有排过这么长时间的队”,罗伟胜还记得,单是翻滚飞车这一游乐项目就排了近3个小时的队,不少人意犹未尽还去第二次排队,同时向身边的人讲述了翻滚飞车是如何惊险刺激,惹得众人既担惊又期待。

吕飞雄回忆,当时邓小平号召全国各省市的一把手都到改革开放的热土广东来参观学习,长江乐园声名大噪,往往成为各级领导考察的“第一站”。这些在今天看来都稀松平常的游乐设施,吸引了杨尚昆、胡耀邦、李鹏、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等前来考察。小小的二线城市中山,成为引领全国游乐风潮的前沿阵地。

业内取经络绎不绝

旅游业曾经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全国旅游看广东,广东旅游看中山”,对于新近从事旅游业的人而言,似乎很难理解这句话,殊不知在30年前,这样的赞誉名符其实。上世纪80年代初,全国第一家大型机械游乐场落户中山,随后第一家中外合资温泉酒店、第一家温泉高尔夫球场相续诞生于中山,宇游科幻城、鹿鸣湖等大型主题公园相续推出,就主题公园项目而言,中山一度走在全国的前列。

而长江乐园无疑是中山旅游业中最值得骄傲的一个项目,这座全国首家游乐场除了引进了各种新奇的机械游乐项目,更是将“地利”这一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得益于地理位置毗邻长江水库,更是开发出山野情趣盎然的活水泳池、水上滑梯、儿童戏水池和激流探险等水上游乐项目,兼顾了各个年龄层的游客,全家老小都能在长江乐园找到适合自己的游乐项目。

上个世纪80年代,中山市游戏游艺行业协会会长、金马游艺机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邓志毅,还是当时的国有企业中山机床厂的一名普通销售人员,他听说同事们接到了一桩特殊活儿———不是安装机床,而是安装一些进口游乐设备,需要高空作业,这些在当时都是闻所未闻的新鲜事。邓志毅不明白什么样的游乐设备需要搞机床的人来安装,却不想创造了一项记录———参与建成中国第一个中外合资的大型游乐场。

在长江乐园名声远扬后,不少城市也开始准备着手兴建游乐场,长江乐园成为他们当时兴建游乐场最为完善、系统的“标本”。“全国各地都有人来中山取经怎么建主题公园,怎么做酒店。那个时候的中山,几乎是全国度假旅游业的风向标。”中山国际旅行社市场总监陈容钊回忆说。

“唯一性”优势不再

长江乐园一炮而红后,在珠三角乃至全国范围内催生出东方乐园、南湖乐园、香蜜湖乐园、深圳湾乐园、珠海珍珠乐园等游乐场,更是将经验传播至全国各地,引进先进设备、多元化的融资模式,也让全国各地的游乐场犹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面对着激烈的市场竞争,长江乐园的“唯一性”优势逐渐消失,除了节假日孩子们的光顾,入园人数日益减少,这样的低谷期一直持续到了1997年,中山将长江乐园的游乐设备悉数送给了友好城市四川乐山,原本繁华无限的乐园逐渐沉寂了下来。

作为中山旅游业30年发展历程的见证者,陈容钊对中山主题公园“昙花一现”的神话甚为惋惜。在他看来,以主题公园和度假村酒店打响中山第三产业口号的旅游业的衰败,与市场竞争中的定位有着极大的关系;而在起跑线上占尽优势的中山旅游业,却未能抓住新一轮的机遇与挑战,最终改写了曾经盛极一时的旅游商业神话。

“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转型的机遇和挑战就已经非常明显了。”陈容钊分析,从90年代中后期开始,房地产业成为投资热点,而珠三角地区的后起之秀如广州的长隆乐园、深圳的东部华侨城等项目,将旅游业的开发与房地产业结合,在人气聚拢、资金投入中找到平衡点而迅速崛起,开创出另一种旅游开发的模式。与此同时,长江乐园的建设、经营却仍处于固步自封的状态,最终由于用人机制、决策管理、市场营销等方面的问题,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败下阵来,它的昔日繁华也只能是封存于老一辈中山人的记忆中。

曾是全国游乐场的标杆项目

火爆了两年的长江乐园,因为珠三角乃至全国各地游乐场的兴建而成失去了它“唯一性”的优势,老旧的设备也渐渐失去了吸引力,而经营、管理机制上的落后,更是成为压倒它的最后一根“稻草”,最终只得惨淡收场。

虽然长江乐园的繁华成为过往,但它对于当年全国旅游业的推动可谓是功不可没,有了长江乐园“前车之鉴”,游乐园在全国各地遍地开花;长江乐园也无意间催生出了中山乃至全国的游艺游戏产业,在长江乐园开园不久,便成立了中国第一家生产游乐设备的公司,商标注册名为“金马”,凭借着长江乐园安装设备的经验,从最简单的碰碰车开始做起。随着行业的发展,中山本土的民营企业家们也瞄准了这块蛋糕,也催生出了众多游艺游戏的企业品牌。